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林毅夫:中国如要2025年成为高收入国家,知识产权是重要保证

发布时间:2018-06-29

 6月22日,在第六届“三江知识产权国际论坛”上发表演讲时,林毅夫表示,2017年中国人均GDP达到8640美元,属于中等偏上收入的国家。而要从中等收入国家成为高收入国家,中国需要推动以创新为主的发展,知识产权是这一发展能不能实现的重要保证。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林毅夫说,按照世界银行的指标,1978年中国的人均GDP只有156美元,还不足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国家平均数(490美元)的三分之一。

当时,中国还有81%的人生活在农村,以农业为生;84%的人生活在1.25美元/天的贫困线之下;中国经济相对封闭,出口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1%,进口占5.6%,两项加起来只有9.7%。也就是说,当年中国90%以上的国民经济跟国际是不接轨的,而且在出口的产品中,75%是农产品或农产品的加工品。

但在这样的一个低的起点上,从1978年到2017年,中国平均每年的经济增速达到9.5%,平均每年的贸易增速达到14.5%(按美元计算)。

林毅夫说,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的快速强劲增长确实让中国进入到一个新的时代。在这个新时代里,发展依然是第一要务,要用发展来解决不充分、不平衡的问题。而要发展,创新是关键,并且有赖于知识产权制度的完善。

按照中等收入国家的产业和国际产业技术前沿的差距,林毅夫将产业分为5种类型——追赶型产业、领先型产业、失去比较优势的转进型产业、弯道超车型产业、战略型产业。

对于追赶型的产业,林毅夫说,可以通过购买国外先进的机器设备;国外并购高技术、高质量的企业;设立研发中心;把国外技术的企业招募到中国来生产等方式实现创新。

对于领先型产业,中国要在这个产业继续保持领先,就必须自己研发新产品、新技术,研发领先技术。

对于转进型产业,一部分需要进入微笑曲线两端,通过创造品牌,进行新产品、新技术、新材料的研发以及市场渠道的管理实现创新,一部分需要通过产业转移实现创新。

对于弯道超车型产业,需要为有创新能力的人提供良好的环境。

对于战略型产业,虽然还不是中国的比较优势,但如果现在不进入的话,战略制高点就被抢占。因此可以通过政府采购等方式帮助企业进行研发。

对于领先型、弯道超车型或战略型产业来说,林毅夫说,知识产权就是中国以创新为主的发展能不能实现的一个很重要的保证。因为这些产业要有新技术、新产品就必须有研发,但投入的风险非常高。

“ 如果我们能够创造一个有力的环境,创新会不断地涌现,就能够保证实现党的十九大提出的发展目标。”林毅夫说。

今年4月10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上发表主旨演讲时指出,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这是完善产权保护制度最重要的内容,也是提高中国经济竞争力最大的激励。 国务院日前印发的《关于积极有效利用外资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若干措施的通知》中,也明确强调,提升投资保护水平,打造高标准投资环境,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

江苏省知识产权局局长支苏平说,目前江苏正处在转型经济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关键时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注重创新发展,都更加需要发挥知识产权作用,助推支撑和引领作用。

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管理司司长雷筱云表示,实施知识产权战略,严格知识产权保护,建设知识产权强国是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

今年6月5日是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颁布实施十周年。数据显示,从2008年到2017年,我国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由0.8件提高到9.8件,增长了11倍多;PCT国际专利申请受理量由0.5万件提高到4.7万件,增长了8.4倍;商标注册量由33万件提高到257.7万件,增长了6.8倍;著作权登记量由108.8万件提高到274.7万件,增长了1.5倍。

林毅夫:中国如要2025年成为高收入国家,知识产权是重要保证

近日发布的《2017年中国知识产权发展状况评价报告》显示,在世界上40个科技资源投入和知识产权产出较大的国家中,我国知识产权发展状况排名从2012年的第19位提升至2016年的第10位。我国知识产权综合发展水平不断提高,与知识产权强国差距进一步缩小,

雷筱云说,我国知识产权的创造正在从由多到优,由大到强转变。知识产权保护正在从不断加强向全面从严转变,知识产权运用正在从单一效益向综合效益转变。

中国知识产权保护虽然取得了巨大进步,但伴随中国经济体量的明显增长,在国际上也面临愈加复杂的环境。

“面对新的形势和挑战,我们将加快制定新一轮知识产权强国战略,推动知识产权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优化完善知识产权重大政策措施。”雷筱云说。